報章訪問 – 月費是給《蘋果》內容和立場

早前,EstherPoni的負責人PoPo1獲香港蘋果日報邀請,就其網站及手機應用程式App給予一些意見,並細說為何蘋果網站及App被人詬病已久,仍然花錢訂閱。2

過往訪問一般都會找間Cafe邊聊邊喝杯咖啡,但由於疫情關係,今次只好入到將軍澳堆填區,亦即是壹傳媒總部。訪問前不欠,香港警察才因港區國安法派出二百名警員搜查這間傳媒。

我們的專業領域是SEO文案寫作網頁設計,算是創意工業,而這類工作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市場不大。原因有三:

  1. 中國網絡用戶較偏向使用平台
  2. 中國搜尋器的演算法與別不同
  3. 文字在中國有很多禁忌

得罪講句,我們做寫作的,讀中國大陸的文字時,一般都會感到言多而空洞無物,或者好似看Google翻譯出來的句子,往往摸不著頭腦。

如果香港變成大陸一樣,我想我們這個行業都沒法子生存下去。首先我們的SEO文案以Google為基礎,而大家都知道Google在2010年已經撤出中國市場。也許你會以為轉以百度(Baidu,中國最大的搜尋器)為基礎便可以了,不好意思,百度仍停留在關鍵字出現的層次,Google的人工智能以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 (自然語言處理)分析搜尋意圖及文章含意,兩者技術起碼相差十年。我在十多年前就已經懂得利用Keyword stuffing去黑Yahoo Search,亦知道這些方法Google在十年前已經不會上當。要遷就百度,等於將技術倒退十年,不了。

另外中國較盛行的是平台,例如早年的微博、微信,今天企業要建立品牌,第一件事都是先建立微公眾號,網站可能是其次的。原因很簡單,因為諸如騰訊、阿里等中國企業,無不受制於中國政府,私訊都逃不過言論篩查,何況是公開資訊? 反而網站較難箝制,即使是進行網禁,很多政府眼中的「不良訊息」早已廣泛傳播,那並不單是ICP制度能所控制到的。簡單而言,全世界都視社交媒體專頁(如Facebook Page)為一個起步點,接著就應建立網站,這在中國恰恰完全不同。

因此,在中國做得好的,一般是網紅、達人、KOL這類,賣的是其名氣而不是文字內容,當然中國大陸都有以文字為本的內容寫作手,但SEO技術限制了他們的才能,這確是事實。

蘋果不完美,但只可被市場淘汰,而不是政權

我不認為《蘋果日報》是完美的,當然不是,但正如同場受訪的其他業界朋友所言,香港人需要新聞自由,亦只有市場可以淘汰這個傳媒,而不是政權以法律為工具去取締報章。所謂唇亡齒寒,語言是思想的載體,言論自由是自由之母,今天我們已受到軟性的壓力,例如因為某些言論而失去生意或工作,他朝可能就如快必一樣,只因在街站口宣及Facebook疾呼,就換來未審先囚的命運。我們寫SEO文章,效果不是立竿見影,講的往往是良心和信任,這亦是這行業在中國大陸難以生存的主因。

  1. PoPo這個名稱已經用了很久,奈何這名字在2019年起有了一個新定義,萬分無奈。
  2. 【訂閱1周年】梁芷珊課金1萬力撐 I.T界訂戶心聲:《蘋果》的內容不是一個好的app能代替, 蘋果日報, https://hk.appledaily.com/lifestyle/20200901/3YHNSEFTZVCOVHZPG3QHHJ4UUU/

發佈留言